闲离

我的CP们不可以这样

【轰爆】我不介意荆棘

#写给老婆的G文解禁了~

#是个师生年下的爱情故事

#当做猫猫的生贺了 @Mr·Meow 生日快乐

#没了

——



月明星稀。

月亮太过明亮时,周围的星辰平时再显眼也会被月亮的光辉所掩盖。

爆豪胜己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人群里,不管周围是什么人,他一眼看过去能入眼的只有这么一个。

据上鸣所说,爆豪这个人他当然发光发热,就像夏日祭的烟花闪光弹,炸的不好看还晃人眼。

之后上鸣被揍了一顿。

后面的一句话爆豪胜己并不知道,上鸣还说因为那家伙是个天才,所以才那么亮,我就不喜欢天才,看着就糟心,还忍不住被他吸引。

轰焦冻只同意了上鸣说爆豪是天才,并在心里接了一句,“我喜欢。”

轰焦冻觉得旁人是不能理解他们的感情的,也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爆豪胜己。

他自以为是的恰到好处,在惹得爆豪胜己即将爆发的临界点瞬间给他压下去,擅长用一些小动作来博取同情,能跟在他旁边,被他照顾的妥妥当当,连被他骂一句都是好的。

然而,他们的感情也就止步在这里,不可逾越的关系像一道鸿沟,硬生生把两个人给隔开,他在这头爆豪胜己在另一头,这道鸿沟不是师生这层关系,而是他喜欢人家人家根本不知道。

仅仅是走神的一瞬间,前一秒还在黑板上耗费生命的粉笔头下一秒就精确地落在了轰焦冻的脑袋上,疼痛把他走丢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啧!我还没讲课你就开始走神?”

爆豪胜己不耐烦的重新拿起一截粉笔,把黑板上剩下的一个句号划上,然后打开了电脑里的文件夹,把视频拖了出来,“看完之后每人一篇三千字的论文,下周交上来。”

轰焦冻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爆豪胜己就走到了教室最后一排坐下,顺便把教室的灯给关掉了。

整个班级都沉浸在悲愤与喜悦交加的气氛中,可以不用听爆豪胜己一边讲课一边教训他们,但是要交论文。

轰焦冻无心看爆豪胜己放的视频,一向坐在最前排的他现在离人可是十万八千里远,借着视频播放微弱的光,可以看到几乎坐在了最后一排的爆豪胜己。

“绿谷,刚刚爆豪说的东西你都有记下来吧?拜托给我一份,我去一下厕所。”

绿谷还没反应过来,轰的笔记本就已经放在了他面前,肩膀被拍了拍之后,轰就跑掉了。

逃课会被小胜打死的啊,轰君。

班级的人并不多,阶梯教室又很大,爆豪胜己坐在后面纯属是为了图个清净。

但没想到坐在前排的轰焦冻会突然出现在他旁边。
“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轰焦冻是被他捡回去的,大学一年开学的时候,独自到离家几个城市远的学校来就读的轰焦冻,在车站丢了钱包和手机,开学典礼之后才赶到学校,那个时候学校的人已经差不多走光了,听了他的情况并帮他处理的就是爆豪胜己。

两个人住在一起,轰焦冻上课走神之后回家让他再讲一遍的事情没少干过,他也没多想,就敷衍了一句。
直到他被捏住了下巴,温润的唇贴上来的时候,他大脑一片空白。

轰焦冻觉得自己着了魔,居然在这种时候压抑不住自己的冲动。

他的嘴唇意外的很软,因为震惊而微微张着嘴巴,轰焦冻试探性的把舌头伸进去,心里有种负罪感却又虔诚的亲吻他。

要是这一刻能无限延续该多好,不用想太多,别人也不会看到,拥抱着自己喜欢的人,在摒弃了光明的黑暗边缘。

爆豪胜己用力把人推开,也没来得及去管被啃的发肿的嘴唇,拉起轰焦冻的手腕就开始往外走。

“轰焦冻你有病吧你?我又哪里得罪你了,你发的什么疯?”

“我没病。”轰焦冻反驳。

“……哈?”

爆豪胜己被弄得有些没反应过来。

“有些话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上课时间没有多少人在外面,轰焦冻觉得自己要是不说出来,很可能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

“你说。”

“我喜欢你。”

这几个字说出来的有点不太真实,他不记得他喜欢爆豪胜己多久了,喜欢这两个字早就练习了无数次。

说出来之后有如释重负。

“啊?你等等……”

爆豪胜己向后退了两步,不敢置信的看着轰焦冻,“下课了帮我把讲台上的东西拿回去……”

那种眼神不是骗人的,他也很清楚轰焦冻的性格,所以才会落荒而逃。

他是不是也喜欢轰焦冻先不说,两个人是同性,还是师生,就算年龄相差不大,两个方面来讲在一起就算是禁断之恋了。

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是你情我愿这么简单。

“所以,这就是爆豪这么多天都没来上课的原因?”

切岛瞪大眼睛看着面无表情的轰焦冻,一旁的上鸣都快笑岔气了。

如果可以的话,轰焦冻也不想把他和爆豪胜己之间的事情说出来,可是人在那天之后就失踪了,手机关机,也没回家,问其他老师只是说他请假了。

实在是走投无路的轰焦冻,才来找了平时并不是很能合得来却和爆豪关系很好的两个人,把该省略的省略了,大致的说了一下。

“那个爆豪居然被你弄得这么多天不见人影,这事儿你可以吹一年哈哈。”

上鸣电气抹了一把笑出来的眼泪,又接着说,“他那种破性格还有人喜欢,难道不应该感恩戴德了么,居然还逃跑……轰你很厉害了,居然敢招惹他。”

“你还是闭嘴吧,让爆豪知道了你这样说,会被他打死的。”

切岛按着上鸣的脑袋把他按了下去,才扭头看向了轰。

“他只是请假也没辞职,你不要着急,这就快放假了,我们帮你找到他,到时候你和他好好说一说?”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轰说。

“不是,轰,你也清楚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吧?”

切岛心里五味掺杂,轰和爆豪的事情无非是两种结果,感情的事情他插不上手,能帮的也不多,两个人要是真的在一起,那也是他们选的路,不在一起,说不定彼此都轻松。

轰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他说:“只要他点头,我就不怕。”

直到放寒假,爆豪胜己也没回来,轰听说他递了辞职申请。

在相泽老师交代了放假的事情之后,轰就回到了家里。

爆豪胜己没回来的时候,一直是他在做家务,物品摆放的位置都没有动过,他怕另一个人在这里生活过的气息会慢慢消失。

他等了好几天都没等到爆豪胜己回来,也没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冬天越来越冷,距离过年的时间越来越近,他想爆豪胜己是不会回来了,便收拾好了东西收好钥匙,拖着行李箱往车站走。

起码回家一趟。

“小胜!”

轰焦冻拿着车票在车站排队的时候,听到了不太清晰却很熟悉的声音,是绿谷。

被他称呼小胜的,除了爆豪胜己还有谁?

循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却没看到人。

“我都说过了不要跟着我,你烦不烦?”

两个人穿过人流,走向了车站外面,轰焦冻喊了爆豪胜己的名字,最后被淹没在人群里。

不管广播里在重复着他的这一班车时间到了,轰拖着行李箱就冲了出去,门外连那两个人的影子都没有,奔走了几条街的距离也没找到人。

再次回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又重新买票,坐上了夜晚回家的车。

轰焦冻放好了行李箱,手里攥着手机,靠在车窗上听着音乐,心里想着可能再也见不到的人。

我不介意严寒,当我有炉火带来温暖。

这句歌词他非常的熟悉,他一度认为爆豪胜己就是在严寒中给他带来温暖,把他从黑暗偏执里拯救的人。
他羡慕并且向往着那样的人。

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他有了肮脏的想法,甚至觉得不能和他并肩生活在阳光下,就把他拖入黑暗中。

他有这种想法大抵是不能配得上那样耀眼的人吧。

“不是说昨天下午就到了么,怎么改成这个时间了,累了吧?先回去休息吧。”

轰冬美一大早的就等在了车站,看着很久没回来的弟弟,伸手去接他手里的行李箱,与他一同踏雪回家。
“怎么了?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

一路上轰焦冻都没说话,到家之后就把自己扔进了被炉里,趴在桌子上盯着手机,轰冬美觉得有点奇怪。

“我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人,无论如何都想要和他在一起。”

轰焦冻犹犹豫豫的开口,结果把轰冬美吓了一跳。

“焦冻?你是不是太累了?他?”

轰冬美的手已经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了,手里还没剥开的橘子在她惊讶之余落在了桌子上,咕噜噜的滚了下去。

“嗯,他是个很优秀的人……”

“焦冻……不管怎么说,这些话千万不要和爸爸讲。”

“这和他没关系吧。”

轰焦冻有些不耐烦的扭过了头,他的人生已经不想被别人左右了。

“可是,焦冻啊……”

轰冬美还是有些不相信,她的弟弟喜欢的人是一个男孩子?但是以轰焦冻的性格,故意拿这种事情来和爸爸置气也不是不可能。

“姐姐,我累了,先回房间了。”

等过了年他就回去,上鸣和切岛不靠谱,他就自己去找人,好端端的一个人不可能失踪的。

就算他不和自己在一起,他也要听爆豪胜己亲口说出来。

雪窸窸窣窣的下到过年都没停,和式的院子,扫雪的工作落在了轰焦冻头上,他觉得自己总要找点事情做,不然总会心乱如麻。

“焦冻,有心事的话,可以全部告诉姐姐的,闷在心里不太好。”

轰冬美好不容易在晚饭之后拦住了轰焦冻,和他并排坐在外面,端了杯热茶给他。

“没有心事。”

茶水的温度熨烫着掌心,雪已经停了,冬夜少有的月明天气,雪在夜里也亮的有些晃眼,安静下来也能注意到有三两声烟花燃放的声音传过来。

要是也能和他一起看雪看烟花就好了。

轰冬美还没开口,轰焦冻的手机屏幕就亮了起来,不知道是谁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只有短短的两个字“出来”。

那条短信让他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手有些抖,茶水都差点撒了。

“我出去一下,有什么话,我明天再和你讲。”

轰焦冻把茶杯放在旁边,衣服都没多穿一件,踏着木屐就一路跑了出去。

在离他家不远处,有个人站在路灯下,冲着他晃了晃手机。

他知道,那个人是在等他。

“你是不是傻?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了,不冷吗?”

看着人一路小跑到他面前,朝着人的脑袋抬手就是一巴掌。

轰捂着头,十分委屈的看着他。

“我不冷,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见我了……”

想起来他不声不响的失踪很久,他在车站看到他和绿谷走过去,却没听到他的喊声,再一见到他,轰焦冻就觉得难受的不行。

不由分说就把人搂在了怀里,就怕他下一秒就不见了。

“我只是……”爆豪胜己并不擅长撒谎,准备好的说辞到了嘴边又说不出来了,话音一转就换了一句,“这不是来找你了么。”

“那你为什么躲着我那么久都不出现?”

“你还有完没完!我出现在这里还不够么?啊?”

语气再暴躁也掩饰不了爆豪胜己的窘迫,把人推开后把自己的围巾扯下来,胡乱的缠在了轰焦冻脖子上。
“对不起,我应该好好和你说的。”

轰抗议的拽了拽围巾,让自己不至于被勒死。

“闭嘴吧你!都是我的错行了吧,收起你那副蠢表情,我刚过来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先跟我走。”

“那你住我家。”轰焦冻扯了扯爆豪的衣服。

“想死啊你!我就过来看你一眼,明天我就回去了,你要和我回去过年么?”

爆豪胜己来的时候有些匆忙,什么也没准备就来了,孤身一人就是为了看他一眼,像是为了平息自己的愧疚,也像是为感情做个了结。

“我不去。”

轰焦冻倔强的不去看他。

“哦,那我就自己回去了,你和家人好好过年吧,祝你吃饭噎死啊混蛋!”

“你承认喜欢我,我就和你回去。”

轰笑着去拉他的手,结果被用力拍开。

“谁喜欢你?”

“你喜欢我。”

“无耻!”

“我无耻你也喜欢我。”

爆豪胜己做了个深呼吸,没再继续和他争论,冲着他勾了勾手指。

不明所以的轰焦冻有些犹豫的看着他。

下一刻爆豪胜己就撞进了他怀里,手臂勾着他的脖子,有些慌乱的啃咬着他的嘴唇,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不甘心的用力。

轰焦冻觉得没有词汇可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好像突然得到了最令人艳羡的幸福,又觉得下一秒可能会失去,便紧紧的把他拥抱在怀里。

在冰冷的空气中形成白雾的呼吸交错着,心脏跳动的速度让他觉得下一刻就会炸裂,不同于第一次接吻的感觉,没有顾虑,全身心的把自己交给对方,他们甘之如饴。

临近过年的时候会有不断点燃的烟花,他们沿着河岸上清理出来的路走着,水面也能倒映出这种气氛。

“你真的明天就走了?”

轰焦冻和他牵着手,彼此用体温温暖着对方。

“我想了很多事情,切岛他们也和我说了很多,过来看你一眼也是为了确认我心里的答案而已,我是喜欢着你的。”

我是喜欢着你的。

这么一句话让轰焦冻欣喜若狂,心里悬着的石头也都落了地。

“那你……”

“我辞职,只是不想再让我们之间更远了。”

切岛找他谈话才让他确定了自己要辞职,不管两个人是不是要在一起,师生的身份都让人觉得尴尬。

“对不起……”

轰焦冻捏了捏他的手,心里愧疚的不行,爆豪是为了他才辞职的。

“你这个人真的很烦,我有怪你吗?擅自说什么对不起?”

爆豪胜己用力反握回去,看着他痛的倒抽一口凉气才罢休。

“那你那天和绿谷在车站……”

“哈?你看到我们了?还不是因为你找了切岛他们,切岛又联系废久,废久才找到我的?”

“为什么绿谷能找到你。”

轰焦冻有些不满的看着他,他说着喜欢人家,却在出事之后连他去了哪里都不知道,找到他的永远是其他人。

“你是白痴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当然知道我爸妈的家在哪里了!”

爆豪胜己呲着牙吼他,语气十分的不耐烦。

“我不想找不到你……”

“知道了知道了,老子以后都不离开了!”

“嗯,那我和你回去过年。”

轰焦冻抱着爆豪胜己,笑的一脸满足,只有他们两个人。

两个人一起在街上手牵手,在没人的街道拥抱亲吻,在超市里挑选他们想要的东西。

过年荞麦面是传统,也是某些人的最爱。

“荞麦面还有一层含义。”

爆豪胜己把自己做的荞麦面端上桌,坐在对面的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什么意思?”

“希望你永远在身边。”

他们是普通人,是普通的情侣,他们深爱着彼此。

他们不介意他们中间横着的“世人不容”的那根刺,只是因为摘到的玫瑰无比的鲜艳。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