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离

我的CP们不可以这样

【轰爆】化猫

轰焦冻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那个爆豪胜己居然在毕业当天把他堵在了学校角落里。

正值三月樱花开放的时候,衬着樱花的粉,爆豪胜己的脸色也有些不太自然。

“爆豪?”

轰焦冻试探性的喊了他一声,想伸手去揪男孩子低着的头上的樱花瓣,就被男孩子抬起头来之后略微有些扭曲的表情吓了一跳。

“老子喜欢你啊,接受还是不?”爆豪胜己根本没敢去看他的眼睛,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算了,老子只是不想把这种破事憋在心里,不答应就算了,我走了。”

男孩子走的十分潇洒,看似根本没在意什么,除了背影有些落寞。

一时间,轰焦冻心中百味掺杂,有些哭笑不得。

不知道爆豪胜己这是上演的什么戏码,乱他心弦后又迅速消失在他视野里。

他快步追上去,想告诉他事情并不是那样,却突然醒了过来。

没有毕业的樱花和师长的叮咛,只有室内的一片静谧,距离他们毕业已经三年了。

在这三年里,爆豪胜己一直在躲着他,就像他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般。

爆豪胜己大半夜的才回家,身形已经有些摇摇欲坠,长时间的作息规律突然被打破,让他恨不得现在就躺在地板上睡过去。

许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从卧室里飞奔出来的通体白色的猫儿,一双异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他,在确认他没有受伤之后,才迈着轻轻的步子,蹭了蹭爆豪的小腿。

爆豪胜己蹲下身来,手心蹭了蹭猫的脑袋,平时对待人都有些暴躁的他对待这只捡来没几天的猫倒是温柔的很。

不管猫是不是能听懂他的话,爆豪胜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念叨着,换了鞋,撇下门口的猫就去洗漱了。

“他们说阴阳脸失踪了,那家伙明明那么厉害,却失踪的悄无声息,真是不可思议……反正也和我没关系。”

爆豪胜己一沾床,还没来得及扯过来被子就快睡过去了,但是猫是个不安分的,猛的跳上了他胸口,有点冲击力的重量压的他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粗口都快爆出来了,看着蹲在自己胸口表情委屈的猫,硬是把这口气咽回去了。

第二天,爆豪胜己是被猫舔醒的,脖子和脸颊都有些湿润,猫的爪子还不安分的在他胸口踩来踩去——

爆豪胜己这才想起来,昨天一天没回家,这猫儿应该是一天没吃东西了。

“你再等会儿,我眯一小会就去给你热牛奶……嘶!”

爆豪胜己脸都要绿了,这个猫儿刚刚在他身上转了几圈,爪子就按在了他胯-下,还舔了舔,在猫儿张嘴给他断子绝孙之前,他提着猫的后颈给他提了起来。

“你不要得寸进尺!”

爆豪胜己的手抖了抖,最后把他扔在了床上的角落里。

猫委屈的呜咽着喵了两声,看起来有些生气的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睡意全无的爆豪胜己开始一天的工作。

去事务所的爆豪胜己不知道在想什么,把猫捞起来和文件放在一起,抱在胸前走了。

和切岛说话的时候,四处在事务所转的猫儿,扒拉着爆豪胜己的衣服爬了上去,最后在爆豪胜己的肩膀占据了一寸地。

“爆豪,这猫的眼睛和轰好像。”

切岛看了猫一眼说道。

“哈?波斯猫不都长这样?眼睛的颜色不一样有什么奇怪的。”

爆豪胜己伸手拍了拍猫的脑袋,像是在泄愤。

这猫当时就出现在他家门口,不管怎么赶都不走,还在他开门的时候溜了进去,就此定居在他家里了。

“你还在躲着轰么?他好像失踪了,你就不担心?”

切岛无心的一句话,换来了爆豪胜己的一个爆栗。

“他失踪有他家里的人管着,你操什么心?自己的事情做完了吗?你个白痴。”

猫有些不满的收起指甲,拿着爪子在爆豪胜己的脸上拍了拍。

啧——

爆豪胜己把猫拎着放在了办公桌上,桌子上有倒好的牛奶,猫儿却有些食不甘味。

格外安静的猫儿让爆豪胜己都怀疑他是不是生病了,回家之后也有些恹恹的趴在了床上,把自己团成一个球放在了爆豪胜己旁边。

爆豪胜己犹豫了一下,提着猫的后颈,把他提到了自己眼前,和他对视。

“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

在他说完之后,猫扭着身体从爆豪胜己的手里挣脱,爬到爆豪胜己脸边上,舔了舔他的嘴唇。

和爆豪胜己差不多的重量压的他闷哼一声,“轰焦冻,咱们好好算账。”

同学聚会的时候,风雨无阻都要赶过去的一班人,却少了两个。

“爆豪呢?那个白痴怎么没来,终于有人忍受不了他那种烂脾气把他给揍了么?”

上鸣有些担心的调侃着,摸出手机来,准备给爆豪胜己打电话。

“估计是来不了了,今天可能下不了床了。”

切岛有些尴尬的说道。

没有什么比撞破人家的那种事儿更尴尬了。

“……他真的被打了?”

上鸣有些惊讶。

“那倒不是……是被干的吧……”

切岛咳嗽了两声,拿了块点心塞进了上鸣的嘴里。

一班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谁也没再提,好奇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

评论(1)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