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离

我的CP们不可以这样

【轰爆】向敖老师要头第二弹

向敖老师 @伏敖少将 PY要头第二弹,点梗校园奇谈

敖老师毕业贺文,恭喜敖老师成为社畜

第一弹 @叶常惜 叶老师

还有第三弹 @见山掉线了 见山老婆

下面请见山老婆继续
——

  “喂喂喂……真的要去么?”
  上鸣抓着切岛的衣服,连说话都带了颤音,总觉得今晚比以往都要冷,风吹的他打颤,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四个医学院的男孩,在午夜时分站在了学校废弃的实验楼前。
  在这栋废弃的实验楼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传闻。
  他们之所以会站在这里,是因为白日里听说有人去了这栋实验楼,就再也没有出来,于是班上的女孩们聚在一起请笔仙。
  也不知道是恶作剧还是真的,纸上真的被胡乱的写了几个字,十分难以辨认,几个人看完之后,大致可以猜出是这么几个字,ごうつき。
  “那,这只能是爆豪同学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爆豪同学那种样子,就算有鬼都可能被他吓跑,怎么可能会是他?”
  “嗯嗯,有道理!”
  本来是女孩子之间的小游戏,没有多少人当真。
  只有切岛他们十分在意,还特地去问了问。
  “啊?你说那个啊,就是关于学校废弃的实验楼啦,不是传闻在那座实验楼里面有个学姐被害死了么,之后那座实验楼就废弃了,不过没有多少人在意啦,只是最近学校里经常出问题,就有人怀疑和实验楼有关……”
  耳郎解释完之后摆了摆手,并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你不要在意这个了,笔仙什么的,肯定是假的。”
  女孩子们不在意,爆豪当然更加不在意,说什么下一个出事的会是他?管他是什么东西,来几个炸几个。
  “胜己,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轰十分认真的盯着爆豪,然后换来了爆豪的一个爆栗,“你是白痴吗?为什么会相信那种东西!”
  之后,切岛上鸣他们提议一起去探险,也被爆豪拒绝了。
  所以,站在实验楼前的只有轰,绿谷,上鸣和切岛四个人。
  “说实话,这里真的阴森森的,我们一定不要分开。”
  切岛拍开上鸣的手,搓了搓胳膊。
  平时,一般人并不会有人来这里寻求刺激,这边的路灯也坏掉了,没有人维修。
  “不要怕,我觉得里面肯定什么都没有,要是真的有的话,学校肯定不会留着这栋实验楼,而且我也听说过一段时间这栋楼就要拆掉盖别的了,如果我们现在真的要进去的话,我觉得切岛说的对,一定要一直走在一起不要分开,小胜他不相信这个不过来,说不定也是好的,要是假的当然是最好的结果,要是真的小胜也不适合来这里……”
  楼道里十分的安静,安静到他们的呼吸声,心跳声,说话声,脚步声,都清晰的和恐惧一起充斥着大脑。
  绿谷捏着手电筒,低着头走在前面,后面的三个人跟在后面听着绿谷的碎碎念,脑袋简直要爆炸了。
  在这种阴森森的实验楼里面,充斥着潮湿的味道,本来就有些可怕了,还要听着绿谷的碎碎念,甚至有些回声,简直是——令人安心啊。
  “绿谷,绿谷,不要再念了,咱们走到哪里了?”
  切岛拍了拍绿谷的肩膀,吓得绿谷差点把手里的手电筒给扔掉。
  “啊?!啊……那个,那个,前面要去三楼了,轰同学,后面……”
  啪嗒——这次手电筒真的掉在了地上。
  本是想问后面有没有异常,结果绿谷一回头,却发现轰不见了。
  三个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别,不要着急,我给轰打个电话,说不定是因为好奇才去了其他房间,我们等一会儿可能就过来了。”
  切岛摸出来手机,他们进来之前确认过是有信号的……
  “shit……”切岛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手机是打开了,在楼外面满格的信号,现在已经显示无信号了。
  “轰那么稳重,不可能不和我们说就乱跑的,这栋楼果然有古怪,我们,我们还是出去找人帮忙吧……”
  上鸣死死的抓着切岛的衣服,因为太过害怕而牙齿磕碰,发出了有点恐怖的声音。
  “我们还是回头去找找轰吧。”绿谷把手电筒捡起来,手电筒却闪了几下,再也没亮起来。
  他们的手电筒只剩下上鸣和切岛的了。
  而此时,轰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和他们走着走着,在一个拐角处,自己的衣服就被门口透过门缝漏出来的铁丝挂住了,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才把衣服扯下来,一回头,切岛绿谷他们就已经不见了。
  越是着急,越是分不清方向,那种恐惧绝对是从内心升起的。
  潮湿的味道有些呛人,轰捏着手电筒摸索着回去的路。
  “喂!你是白痴吗?怎么就你一个人?”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轰突然冷静了下来,一回头就看到了现在那里,一脸鄙夷的爆豪。
  “刚刚……衣服被勾住了,一回头他们就不见了……”
  轰有些委屈的朝着爆豪走了过去,攥住爆豪的手之后,心里的兵荒马乱瞬间平和了下来。
  “衣服?”爆豪看了一眼轰的衣服,外套平平整整,并没有破损,并不像被什么东西勾到了。
  “算了,我们先出去吧,之后再联系废久他们吧。”
  轰有注意到,爆豪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平静,额头上有一层薄汗,手也微微有些颤抖。
  “好,咱们先出去。”
  两个人紧紧的挨在一起,循着进来的路开始往回走。
  “你真的相信那个么?”
  爆豪轻声问道。
  轰愣了一下,“其实是不相信的……”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很难得的,爆豪没有直接吼出来,大概是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防备上了。
  “牵扯到你,我就觉得非常不安心,过来这里,大概是为了证明那都是假的吧……”轰抓了抓头发,“不过,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彻底安心了。”
  “闭嘴吧……喂!不要扯我衣服,快看看往哪里走,前面好像不是我来的路啊!”
  衣服被扯了一下,爆豪伸手就要去拍轰的手,平时拉拉扯扯也就算了,在这种环境下,挺吓人的。
  “我刚刚没有动……”
  轰心里咯噔一下,手电筒照过去才看到,只是被门缝里钻出来的铁丝勾到了。
  “这里有点不对劲,这是刚刚我被勾到衣服的地方,我们又绕回来了。”
  轰帮着爆豪把衣服扯了下来,地面灰尘上印着的是凌乱的脚印,不只是他们两个人从这里路过。
  “跟着这个脚印走,看看能不能出去。”
  爆豪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刚刚是被勾住了没错,但是,衣服为什么没有损坏……
  两个人跟着陌生的脚印开始向前走,本来是早就已经断水断电荒废了的实验楼,却有水滴的声音,两个人不由得靠的更近了一点。
  “你不要怕……”轰把爆豪护在了怀里,手里的光扫过去,这确实是他们没去过的地方,水房里有个水管在滴水,也不知道是不是水管生锈的原因,滴出来的水是泛着红色的,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铁锈的味道,怎么看怎么诡异。
  “放开我,我没害怕!”爆豪提高了音量,试图赶走那种涌上心头的异样的感觉。
  却在推轰的时候,碰到了楼道旁边的门,年久失修的门经不起碰撞,吱呀着晃了两下,连带着里面的东西一起涌了出来。
  霹雳乓啷的声音,在寂静的楼道里格外的清晰。
  两个人后退了一步,光照过去,有一个头骨的模型咕噜咕噜的滚到了两个人脚边。
  墙上斑驳着血迹,因为时间太长,已经变成了黑色,再加上岁月累积下来的灰尘和阴湿的霉块,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依稀可以看到墙上的血迹连成了一条断断续续的线,延伸到楼道深处。
  “我觉得有点不妙,快走!”
  爆豪不由分说将还在愣神中的轰一把拽着就往回跑。
  被恐惧追赶着的两个人,几乎发挥了自己所有的潜能,楼道里只有两个人因为跑的太快而慌乱的呼吸声,以及脚步声。
  在空荡的废弃楼里面,不断回荡。
  恍惚中,两个人甚至是闻到了血腥味,听到了女人惊恐的尖叫,以及越来越微弱的呼吸声。
  在轰想要回头看一眼的时候,被爆豪拍了一下脑袋,“不要看!”
  爆豪抓着胸前的衣服,像是在拼命的忍着什么,但是看了一眼刚刚两个人松开又重新握住的手,也只能深吸一口气,继续跟着轰开始跑。
  两个人看到楼道之后,就像是找到了逃生出口一般,顺着楼道开始往下跑,几乎是慌不择路,连第一次下去的楼层数都忘记看了。
  也不知道下了几层楼,就是没有到一楼。
  几乎是筋疲力尽的两个人根本不敢停下来,太阳穴突突的痛,手中的手电筒摇晃着,闪的眼睛疼。
  “在前面!”
  在看到实验楼的出口的时候,轰几乎是兴奋的,是那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感。
  在两个人快要踏出去的时候,轰攥着的手被抽了出去,然后背上一重,整个人被推了出去。
  “胜己!”
  轰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从地上站起来,连泥土都没拍干净就打算回头去找爆豪。
  “轰君!”
  轰还没进去,就被人拉住了手臂。
  一回头才看到旁边已经聚了一群人,班上的人几乎都过来了,惊讶的看着他。
  “放开我,胜己还在里面……”
  刚刚经历的事情,都还历历在目,他怎么可能放爆豪在里面。
  “轰君?可是,小胜就在这里啊。”
  绿谷看了看轰,又扭头看了一眼跟他们一起过来的爆豪。
  “什么?”
  轰一扭头,爆豪确实好好的站在那里,只是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和他一起奔跑的那一身。
  “离我们进去,已经多久了?”
  轰有些防备的看着他们。
  “从我们进去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了,我们看到你不见了,就去找人了,准备一起去找你,没想到我们回来之后你已经出来了。”
  切岛十分不好意思挠了挠发,“抱歉啊,居然丢下你直接走了,我们实在是找不到你,才出此下策。” 
  “这种地方,以后都不要再来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上鸣摇了摇头,躲在人群里才有了一丝安全感。
  “阴阳脸混蛋,都说了不要随随便便相信那种东西,你们是白痴吗?居然还来这里探险!现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赶紧滚回去睡觉了。”
  爆豪阴沉着一张脸,语气也十分的暴躁。
  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这里确实很奇怪,不过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明天还有实验。”
  其他人在互相安慰,轰看了看爆豪,又回头看了一眼废弃的实验楼。
  最后被推搡着回了宿舍楼。
  爆豪在队伍的最后,盯着轰的背影,走的不紧不慢。
  从他们的宿舍楼刚好能够看到那座废弃的实验楼。
  爆豪勾了勾嘴角,声音有些嘶哑,“下一个……”

评论(1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