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离

我的CP们不可以这样

【闪恩】芬巴巴之花

意识流

参考了小恩的幕间物语,因为我迦没有小恩所以只是百度百科的一些,可能有差距

有吉尔伽美什史诗和贤王对小恩的语音,以及CCC友之梦里面的小恩的话,还有小恩的羁绊礼装

是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之间是爱情

但是当事人却还是觉得是友情的故事

——————————

是的
他能感觉到的
属于恩奇都的部分在逐渐消散
恩奇都被他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他们的手在一起握着
无论他抱的多紧,抱了多久,无论怎么呼喊,都没有回应
是再也暖不热的一抔黄土

我只是道具,是你不需要裁定的东西,直至世界终焉,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骗子。”

吉尔伽美什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回忆会频繁涌现。

也许是因为恩奇都被召唤到了迦勒底。

恩奇都还是恩奇都,而自己已经不是作为恩奇都的挚友的吉尔伽美什了。

在不谙世事的御主面前说了,“本王已经失去了同那家伙谈话的自由了。”这种话。

想见你。

想和你说话。

想将留在这心中的众多回忆与感想作为朋友告诉你。

那是金固的感情还是自己的感情?恩奇都有些分不清了。

吉尔为什么不愿意见他,他心里也十分清楚,因此也拒绝了“再见王一面”的这个提议。

但是为什么,想要见他的感情,还是那么的强烈?

吉尔是否已经变了,如今的吉尔自己还能理解他,听他的感想与倾诉吗?

仿佛是什么自己不能理解的感情在滋生,在众多情绪的驱使下,恩奇都还是来到了御主面前。

“Master,我有个请求,请您务必要帮助我。”

“大概,不会拒绝的,倒不如说是已经习惯了……”

长期被自己的从者以各种理由的去帮他们实现愿望,年轻的御主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当然也很乐意为他们效劳。

最终,两个人通过灵子转移再一次来到了乌鲁克。

“怎么说呢,好像吉尔伽美什王不在了之后,乌鲁克好像变了不少。”
藤丸立香如是说道。

“吉尔不在了之后,会有其他人来统治乌鲁克……吉尔才是真正的王。”

“抱歉……”

乌鲁克看起来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走在其中也能够感受到人们的悲伤。

吉尔伽美什王,深爱着人类,也憎恶着人类,身为王要裁定他们,鞭挞他们,唯独不能融入他们。

这样的王,是在那场战役中为了保护自己才牺牲了性命。

“Master为什么要道歉呢?吉尔是为了保护乌鲁克才献身,Master不需要有任何的愧疚感。”
恩奇都笑着说道。

两个人并没有在城内停留,而是去了杉木林。
那里开着浅色的小花,原本这里有着守护“最初的宝藏”的芬巴巴。

“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以往的灵子转移,和从者们到达的地方,总是以任何出乎意料的形式遇到各种各样的敌人,这次好像有点都不一样。

“回忆算吗?”看着御主有些愣住的表情,恩奇都摆了摆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其实只是单纯的想回来看一眼,有很多事情搞不明白,甚至觉得一切都没有开始过,或许会更好。”

如果一开始没有遇到吉尔伽美什,就不会有恩奇都,也不会有在他去世的时候,那么悲伤的吉尔伽美什。

“为什么?”

“我只是兵器而已,为了制裁吉尔才被创造出来,我们最后却成为了朋友,但是,却在我们能够相互理解,不需要对立的时候分离,让他为我悲伤。”

他只是一件兵器,从一开始被创造出来就是没有灵魂,不完全的东西,他因吉尔伽美什被创造,生命中最重要的也是吉尔伽美什,最后也因吉尔伽美什而逝去。

“说什么呢,恩奇都,你不是被爱着的吗?被那个王爱着的。”
“……被爱着的。”

“为了你而悲伤,难道不正是因为他爱着你吗?不是兵器,不是道具,是王的挚友。”

爱?好像是不一样的爱。
人类的感情,到底有多少种?作为兵器的他,又能理解多少?

“Master,真是不可思议的人类啊。”

或许恩奇都不能理解,比起把他创造出来杀掉吉尔伽美什,把他从吉尔伽美什身边收回,才是对吉尔伽美什最严厉的制裁吧。

吉尔伽美什收到了一份过于巨大的礼品。
里面是用浅色的小花编织的花冠,以及蹲在礼品盒里面的恩奇都。

“无论如何,我也想和吉尔在一起,不是作为兵器,而是吉尔的朋友,挚友。”

“——笑话。”

与此同时,不管是出主意给恩奇都,让他蹲在礼品盒里的达芬奇亲还是作为御主,帮恩奇都开解,准备台词的藤丸立香,又或者是怀里紧抱着一本名为吉尔伽美什史诗的书的玛修。

以及不知道为什么躲在他们身后一起偷看的数位从者。

都为了两个人这不明所以的交流而头疼。

之后,吉尔伽美什收到了一封委托书,里面写着。

“请务必要让恩奇都分清感情。”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