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离

我的CP们不可以这样

【轰爆】危险关系(三)

莫得其他关系


其他人都是友情


————————



砍是没砍了轰焦冻,就被放开了。


“和你开个玩笑,以前的事情对不起了,你要是想咬回来也可以。”


轰焦冻整理了一下衣服,就端端正正的坐在了爆豪胜己对面,仿佛刚刚耍流氓的人不是他一样。


咯噔一声,爆豪胜己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他本应该恨这个人恨的不得了,他毁了自己的前途和一切,但是,这个男人就一句以前的事情对不起了。


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像他所有的怨恨,就像他把杀了这个人当做活下去的目的只是他单方面的闹别扭一样。


人家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这算什么啊?”爆豪胜己连衣服也没顾上整理,“我活了那么多年算什么?”


和之前暴躁样子不一样,爆豪胜己的语气太冷淡,轰焦冻却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我只是想补偿你而已,你是欧尔麦特的徒弟,当时我也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爆豪胜己就已经冲上来,抓着他的领子,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拳。


“什么啊?你这看不起人的混蛋在自顾自的说什么呢?当时是我要追着你想杀了你的,和欧尔麦特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么多年活着想要杀了你,也是我自己的想法,和别人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明白了吗?而且,血那种东西,我死也不会碰的!”


拽着自己领子打了自己的人说了什么,轰焦冻并没有听进去,只看到了这个男孩子露出来的一截脖颈,和手腕,不像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会拥有的嫩白肤色,光是看到就能想象的到咬上去是什么样的感觉。


“抱歉……”光是想想就让他口干舌燥的,爆豪胜己还离他越来越近,他身上好像有什么香味,怕失去理智的轰焦冻,只能推开了他,逃似的开门跑了。


即便轰焦冻已经道歉过了,也说出了想要补偿,爆豪胜己却丝毫不领情,就像多和轰焦冻呆一刻就会窒息而死的,把所有两个人可能共同出现的时间给错开了。


倒是其他人对轰焦冻要住在这里的事情,接受良好,偶尔会来这里的上鸣和切岛虽然不是很能和轰焦冻聊得来,却也没抗拒,也没因为他是吸血鬼而有什么敌意。


“吸血鬼和人类和平共处,本来就是个幌子,你和我的父母是旧识,我也不想和你兜圈子,你没有必要配合我演戏,担着这个危险吧?很多人并不同意这种协议,要是你哪天不在了,这个协议……”


轰焦冻说着,就掰断了手里的一支铅笔,他是为数不多的纯种吸血鬼,却被吸血鬼那边的组织——元老会,给限制着自由,过于强大的力量总会让人感到不安,他想要摆脱这种限制,就只能先想办法离开元老会的监视,而最强的猎人,欧尔麦特就是他最好的选择。


自荐为人质,在欧尔麦特的眼皮子底下安安分分的,作为维持吸血鬼与人类和平共处的协议的条件之一。


倒是欧尔麦特不一样,这是完全对他没有好处的一个协议,甚至还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我只是想让那个孩子好好的,他也是我的徒弟之一,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无论如何让他自己安心的成为吸血鬼,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也答应过我会保护他了,我不想有一天,亲手……”


欧尔麦特感觉自己快秃了,书房里的书只有菜谱让他苦心钻研却没个头绪。


明明已经按照菜谱上的做了,为什么和上面说的就是不一样?


他们的魔法厨娘爆豪胜己,从轰焦冻来了之后就再也不做饭了,就真的苦了一群嗷嗷待哺的人,就连切岛和上鸣都很少来蹭饭了。


“那孩子,还有人类的温度。”


碰他的时候,并不是和他一样是冰冷的,爆豪胜己还有属于人类的温度,轰焦冻不知道爆豪胜己这几年是怎么过的,但是应该很痛苦吧?也怨恨着自己吧?


和爆豪胜己说的一样,他们都是披着人皮的野兽,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是啊,他也没想着寻死,也没说报仇的事情,但是你也不要太天然了,他把你当做对手,所以输了也输了,肯定是想和你再打一场赢回来,你别把他不当回事,直说补偿什么的。”


欧尔麦特看了他一眼,然后接着研究菜谱,想着是不是去厨房做个实验。


“……”


虽然欧尔麦特的话很有道理,并且也让轰焦冻知道了爆豪胜己为什么越来越讨厌他了,但是,这一番话终究是晚了……


不该说的,他好像全都说了,怪不得被揍了一拳。


噼里啪啦的,一阵瓷器被砸碎,其中好像还混着金属碰撞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好像还有两个人争吵的声音。


“小胜,你怎么了?”


刚刚绿谷端着收拾好的茶杯之类的,打算去厨房清洗,就看到爆豪胜己好像不舒服,还没碰到他,就被爆豪胜己抬手掀翻了餐盘,杯子摔了一地。


爆豪胜己挥开了绿谷出久再次伸过来的手,“别碰我,滚开!”


他根本不敢去看绿谷出久,要是再不离开的话,不离开的话……


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扶着墙在颤抖,让他走开,实在是做不到。


“小胜!疼……”


绿谷出久扶住扑过来的爆豪胜己,有些庆幸没有摔倒,摔在一堆碎瓷片上就惨了。


只是爆豪胜己下一刻就咬在了他脖子上。


牙齿刺破皮肉,血液流出来被吸食的感觉十分清晰的传到脑袋里,还有空气中开始弥漫的血腥味。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人是他的发小,爆豪胜己当年被咬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吗?


“你们在做什么?”


绿谷出久想安抚一下突然失控的爆豪胜己,轰焦冻就拉开了书房的门,脸色很差的看着他们两个,在轰焦冻眼里,这两个人现在就是正抱在一起。


评论(5)

热度(44)